约翰-科林斯与他的隔扣艺术

约翰-科林斯说,有一件事情虽然无论问多少遍他都没法解释,但他仍旧喜欢人们问他这个问题——即使他根本就没想出答案。

“在别人头上扣篮,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干的事情。”老鹰以122-104战胜活塞后,科林斯在接受The Athletic的采访时说,“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如果把在球场上隔扣羞辱对手算作一种艺术的话,那科林斯就是当代篮球禁区内的达-芬奇,篮筐如同他的纸张,篮球就是他的画笔。

作画的第一步是要从画家的双手开始的。科林斯总是孜孜不倦地在健身房锻炼双手的握力。据他所说,NBA里很多球员并没有把这一部分的力量训练看的很重,有的甚至没有考虑过。

“这就是我往往只靠一只手就能从空中的各个角度抓牢篮球的原因,这需要富有力量的手掌,出众的运动天赋,以及多年沉淀下来对于球弹跳角度、轨迹的理解,”科林斯这样说道。“熟能生巧,是量的积累引发了质变。”

科林斯说他通常只有两秒钟时间来分析传球的路线,接球的方式和防守人的站位。所以队友传得越好,他就能有越多的时间去找到正确的起跳时机,再将视线从篮球移动到篮筐,从而完成空接扣篮。

“因此,当抛给我的球足够准确时,我往往就可以越过防守人直接完成扣篮。而有的时候如果传球速度过快,时间太紧,我就很难在空中接到球了。”科林斯说,“所以只要球来得好——大多数时候也确实是这样——我就都能接到,因为我已经做过成百上千次了。”

这也正是空接隔扣对于“背景板”侮辱性极强的原因所在。因为瞬间起跳,空中接球和找到篮筐都是需要在一次跳跃中完成的,因此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关注旁边还有谁,即将扣篮的那一刻甚至都看不到谁在你底下。

“老实跟你说,那种时候我看不到旁边的防守者的,”科林斯说。“我甚至看不到其他任何人,因为那时候我盯着篮筐呢。我眼里只有篮筐。我会更加依赖直觉而不是视觉。”

当他完成隔扣之后,激昂感充斥着他的肉体,让他感到自己仿佛化身成神。舒展的体态让他获得超凡脱俗的享受,一位艺术家就完成了他的非凡之作。

“我感觉自己就像变成了绿巨人,”科林斯说道。“我听到了人群的欢呼雀跃。我看到队友们在雀跃,向我做出一些“硬汉”类型的庆祝动作。我感觉身上就像是通了电,因为我知道我刚刚点燃了整座体育馆。我释放了所有的能量,散发的热潮感染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这就是我生存的方式。”

大家都清楚,不论传球者是谁,一旦让高吊球进入科林斯的势力范围,他就会跃起抓住篮球,随后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从天而降。

特雷-杨说那天他占据了整个州立农场保险球场最好的观赏视角,因为他正好从赫尔特身边一路跟着球跑到了科林斯身下。他过去几年里给科林斯传出了无数的好球,而不论是打板空接还是普通的高抛,科林斯都必定会腾空而起,把球扣进篮筐。

“我相信到了现在,所有人都见识过约翰-科林斯是怎么飞行的了,”杨说道,“所以我不需要告诉别人该怎么给他传球了。其实这很疯狂,有时候你只要无条件地相信他,随便往空中一扔,他就能扣进去。这就是他的技能。”

虽然一次空中接力只是整场NBA比赛上百个回合的其中之一,但科林斯的终结时刻还是让内特-麦克米兰的思绪停驻了片刻。连这位需要不断思考下一步战术布阵的主教练也抽出一点时间好好地欣赏了一下刚刚的所见。麦克米兰清楚,这位球员或许能够成为历史最佳的实战扣将之一。

“我以前也跟一个天天在篮筐上方飞舞的家伙打过球,他叫肖恩-坎普,” 麦克米兰说,“这些人擅长空中作业,能不断地空接暴扣,这是一种特殊的天赋。他们让传球者看起来更加富有才华——要知道我们的球员有很多球其实是乱传的,我都不知道他传的是谁——然后突然间,约翰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就把球扣进去了。在我还没来这里之前,他们就经常这么打了,而且很有效率。约翰就是能出色地完成终结。”

科林斯曾经卖过一条印有他在恩比德头上扣篮画面的T恤,那是去年季后赛第二轮的事情了,而且那一扣的背后是一次精彩的复仇之旅,这让这个画面变得更具标志性。贾勒特-阿伦在季前赛曾被科林斯扣成了背景板,上赛季快结束时也被扣过,实属残忍。而现在,卢卡-加尔扎和奥利尼克的名字也进入了科林斯的处刑名单之内。

“我觉得起码要超过七款吧,这样一周内就可以天天换着穿,”科林斯谈论到他的T恤收藏时如此说道,“当然了,收集的款式肯定越多越好,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